店內的桌子上擺滿了高仿的世界名牌錢夾。
  就在執法人員查處過程中,仍有顧客光顧。
  11月20日,香檳廣場的這家A貨店內,奢侈品牌鞋只賣幾百元。
  @
  華西都市報:“A貨”這個詞,對於很多人來說都不陌生。在不少消費者心目中,A貨甚至是價廉物美的代名詞。但A貨到底是什麼貨,從哪裡來,如何識別,卻少有人說得清楚。而在原單、水貨、高仿這些似是而非的概念背後,還隱藏著暴利:廣東的A貨批發商月賺可達20萬;微信A貨網店,每月凈入也可上萬。
  昨
  日,成都合江亭工商所對春熙路商圈一家出售A貨的商家,進行了查處,現場發現上百件各式仿冒名牌商品。讓人意外的是,這家商鋪在今年8月,剛剛因為同樣的原因受到警方查處。在上次查處中,香檳廣場、總府路、鹽市口等地共有7家A貨商鋪遭到查處,前期偵查統計,涉案金額近9000萬。這些商鋪的6名老闆因為涉嫌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,被正式批捕。
  在A貨背後,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?記者通過這條線索,聯繫上多名業內人士,對廣東、四川兩地的A貨市場展開了調查。
  普拉達、Gucci、LV頂級名牌一應俱全
  昨日上午12點過,位於春熙路商圈香檳廣場一樓的“香港製造”悄悄打開店門,這家店鋪最近一段時間每天都只營業幾個小時。看見有顧客進門,店員馬上熱情介紹起來。在這家店鋪中,普拉達、Gucci、LV、百麗等十餘種名牌的仿冒皮包、眼鏡、皮帶,擺了整整4個貨架。
  一個市麵價格3萬元的香奈兒皮包,在這裡可以訂到兩種不同的仿品,一種賣3000元,另一種只賣1000元。
  “都是高仿的A貨,只要市面上有的,我們都可以訂。”店員聲稱,可以訂到市面上絕大多數奢侈品牌的仿冒品,價格是正品的幾分之一甚至幾十分之一。
  買賣都知是假貨老闆不知觸犯刑律
  昨日中午1點,錦江區工商局合江亭工商所對這家商鋪進行了查處,在店內共發現了上百件仿冒商品。查處時,店員還不停辯解:“老闆今年8月就被抓了,但還有些存貨,就想處理了,然後轉行賣衣服。”
  “來買的人基本都知道這是假貨,然後砍價,我們一般在成本價上加上幾百元賣出。”一名店員在接受詢問時說。
  有的商家老闆還沒有意識到,自己已經觸犯刑律:“買東西的顧客都知道是假的,我們也沒有欺騙顧客,怎麼能說犯罪呢?”
  但涉案的大部分商家,嘴上這樣說,其實也有點心虛。他們的店鋪和存貨點,多設在並不惹人註意的負一樓或者高層。而日常營銷方式,則是雇佣一些年輕人在樓外的主街道上,私下攬客:“美女,要不要LV,便宜得很。”如果此時顧客點頭,才將其引往店鋪。
  春熙商圈7店被查涉案近9000萬元
  正如那名店員所說,就在3個月前,警方在這個店鋪中查獲了200餘件假冒名牌商品。該店老闆也因涉嫌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,已被批准逮捕。
  在今年8月初,在春熙路商圈的6名老闆名下7家商鋪,受到了警方的查處,原因都是出售A貨和高仿品,涉案金額近9000萬。
  查處行動當天,在這些店鋪門外,貼著香奈兒、LV、普拉達商標的包包,以及標註江詩丹頓、勞力士、雷達、歐米茄等品牌的手錶,堆成了小山。僅在鹽市口一個老闆的兩家店鋪中,就發現了偽冒名牌箱包375件,手錶360塊,涉案金額4000多萬元。隨後,這些被查處商鋪的店員和老闆,被警方帶走。經過調查比對,這些商鋪銷售的商品,全部都是奢侈品牌商品的高仿貨,又稱A貨。前期偵查統計,這些商鋪的涉案金額總計89739759元。
  批捕6個老闆可能面臨重罰
  今年9月,涉案的6名老闆,都因涉嫌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,被批准逮捕。
  北京盈科(成都)律師事務所的朱界平律師說:“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,是指違反商標管理法規,銷售明知是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,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行為。如果近9000萬的涉案金額,最終被法院認定,涉案的6名犯罪嫌疑人,可能會受到很重的刑罰。”
  根據相關司法解釋,這個罪名的入刑起點,是銷售金額5萬元以上,數額巨大的標準是銷售金額25萬以上。目前這些商家的涉案金額相當巨大,但是否將涉案金額認定為銷售金額,還需要進一步調查認定。
  A貨從哪來
  成都商家廣東進貨 一個鎮上千檔口售假
  A貨從哪裡來的?在成都被查處的6名商家,不約而同指向廣東。近日,華西都市報記者也輾轉聯繫上了一位在溫州和廣東兩地,做外貿生意的曲先生,他入行已近10年,在他的幫助下,記者對A貨市場源頭進行了調查。
  去過東莞的人,大多知道厚街鎮,曲先生的現住地就在這裡:“有多少廠家在做A貨?我相信沒人說得清楚。在厚街的大型鞋城,不少檔口後面都是幾個甚至十幾個仿冒工坊。”曲先生提到的這個外貿鞋城,既是全國知名的鞋材皮具集散中心,也是A貨內銷的源頭之一。據他所知,僅這裡就有上千個檔口出售各種名牌商品的仿冒品。原單、水貨、高仿賣家都分不清楚
  “A貨到底是什麼?現在沒人說得清楚。”外貿鞋城的一名商家說,其實A貨現在已經是個模糊的概念,被稱為A貨的仿冒品主要有三種渠道。
  第一就是原單,也就是所謂的廠貨,是指國際廠商也在加工廠下單訂貨後,加工廠在訂單外額外生產相同的皮具,再偷偷賣到市場上。原單除了沒有授權外,可以與正品沒有任何區別。
  另外就是水貨,曲先生說:“一般是托人,從國外攜帶回來,但這種方式利潤不大。現在,真正的原單和水貨都已經很少了。”
  而在A貨這個名目下,最假但數量最多的是高仿。
  但不管是原單、水貨還是高仿,只要出了工廠,沒人看得出來這些貨有什麼區別。“也許老跑外貿的人看得出來一些端倪,但是普通商家和顧客只知道這是A貨。”外貿鞋城一名商家這樣說。
  A貨生意經
  微信上“燒熟人” 一人小店月入上萬
  隨著微信普及,A貨商家也瞄上了這個商機。小林(化名)去年才剛剛在網上開了店,她的網店是做展示,真正下單則通過微信。
  “我的店子生意一般,但每個月純利潤至少都是一萬,生意好的時候,每天都有好幾千的利潤。”小林說,一個高仿的包包,利潤最低都有500元。小林的操作手法其實很簡單,她與網上的一些批發商有聯繫,每季新品上市的時候,她就會與這些批發商聯繫下單。然後將商品的信息通過自己的微信朋友圈,向外傳播。
  小林說,買賣A貨全看運氣,到了像她這樣的終端銷售商,已經沒有能力再分辨質量了,即使把高仿當成原單賣,也不會有人察覺。
  買賣“全靠忽悠”賣相不差都要翻倍
  通過曲先生,記者聯繫上了一名還在做A貨生意的批發商小毅(化名)。
  “利潤是多少?賣相不差的都要翻倍,說實話這行沒有標準,買賣全靠忽悠。”小毅說,其中的利潤是可以翻倍的。比如一件GUCCI的皮包,廠價可能只有500元。在批發商手中,就可以賣到1000元,甚至1500元。
  小毅去年一年的利潤達到了20萬以上。他說,自己並不算做得最好的,第一批做仿冒生意的商人,早已經“上岸”。有些甚至發展了自己的品牌。
  買家說“情願”“名牌包感覺很有面子”
  今年25歲的小冉(化名),入手的A貨包包、鞋子、手錶,已經達到了13件。在讀大三的時候,她就花了1380元買了一個LV的高仿包。
  小冉說,她其實只是喜歡名牌包包,雖然朋友會猜到是A貨,卻都不會點破。“而且提著名牌包逛街,感覺很有面子。”不過在小冉自己看來,買A貨其實是你情我願的事,正好滿足像她這樣剛步入職場的白領的心理需要。“說實話,我覺得對於我這樣的群體來說,購買A貨絕對比正品要值。”
  華西都市報記者肖翔 向鶴玲實習生秦夢月攝影譚曦  (原標題:橫掃A貨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xp96xpuk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